EN [退出]
痣疮图片>中国新闻

_武汉老字号国企资产流失严重 政府纠错12年难落地

2017-11-18 07:09

央广网武汉4月6日消息(记者管昕左艾甫)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武汉冠生园食品公司是湖北省一家老字号国有企业。2001年,已是武汉江汉区特困企业的冠生园,因资不抵债启动国企改制,之后,冠生园同添地公司签订资产转让协议。2004年,媒体对冠生园改制中存在的违规乱象曝光后,武汉市政府成立联合调查组展开调查。武汉市纪委发文认定,冠生园改制存在企业违规操作,江汉区有关部门对改制监管不力、滥用职权等严重不作为、乱作为问题。1人被判刑外,5名责任人员受到党纪处理。

当年,武汉市政府以此为典型案例,在全市范围展开“以案学法”活动,教育警示各级政府部门依法行政,吸取教训。并发出整改通报,要求江汉区政府对冠生园改制存在的问题进行纠正,督促各方重新签订相关协议,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。但十二年过后,市政府和纪委的文件均沦为“一纸空文”。当年的国企违规改制,至今都未得到纠错。上千万国有资产仍在流失,纠错成本逐年增大。为何纪委盖棺定论十二年难纠错?

冠生园现法人代表:只能看着国有资产每天在流失

冠生园在江汉区北湖西路上的厂址,如今已是繁华闹市。厂区残败的景象,很难和周围的环境相匹配。破旧的职工楼临近街道,一层的门面经过商户的简单装修,经营着各式买卖。在这栋低矮的老式职工楼里,仍住着不少冠生园的老职工。提起当年的违规改制和国有资产流失,大家已没什么兴趣。原冠生园工会主席、现法人代表唐星说:“国有资产流失,对职工来说,晓得!心里是明白的,但是他无能为力。”

冠生园流失的国有资产,能否追回,已和职工们没有任何关系。按照当年的职工安置政策,有的职工以每年591元的价格,买断工龄,和企业解除劳动关系;有的每月可领取280元的生活费,社保由企业托管直到退休。十多年过去,大多职工已得到基本安置,生活恢复平静。而冠生园改制引发的利益博弈,仍在暗潮涌动。

原冠生园党委书记杨本建说,当年以政府为主导的国企改制,最后走偏了方向。他认为改制是不成功的,当时国有资产基本上都被瓜分了。

武汉市纪委认定,冠生园的企业改制最终变成单纯的土地转让行为。土地转让价格又没按土地评估价格计算,而是套用改制优惠政策,且未计算价值709万的地面附着物,土地转让中还少算了1.4亩的土地面积。明知违规,主管部门区体改委、区经贸委对土地补偿价格、申报产权转让、债权债务处理,以及企业职工安置等方面,违规审批,甚至弄虚作假。

原来估价3600多万的国有资产,上亿的银行债务,被参与改制方添地集团以巧妙方式,逃避了银行债务,以1300多万的低价拿到冠生园的20亩国有土地及房产。冠生园现法人代表唐星说,面对现状,他们只能看着国有资产每天都在流失。他说,“我们也晓得国有资产流失,但是管不了。我们企业没有那个力度。市里的文件,我没见到哪个部门在执行,国有资产流失的事情,上级也知道。”

主管部门称无能无力

作为冠生园现在的主管部门--江汉区经济和信息化局表示,对此无能为力。副局长张志雄表示,“市纪委的文件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。作为主管部门,我觉得没有能力来解决。例如产权的变更,是由市国土规划局来负责的。区里的领导都退休好多年了,最终为啥没纠正,我觉得你还是问问规划局。”

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却表示,他们不便对此发表意见,国企改制主要由区政府主导,让记者联系江汉区政府。刚上任不满半年的江汉区政府办副主任王善鼎,面对媒体的追问,也是一肚子苦水。他表示,违规改制留下的是两家企业的利益纠纷。“我来这三四个月,就不停地在为这两家企业(伤脑筋)。一个说它是违法改制,一个说它是违章建筑,还有就是职工。如果查我的工作记录,我有70%的精力都在这里。”

原来,通过非法手段,违规取得冠生园核心资产的添地公司,办完土地过户手续后,就向银行抵押贷款一千万。而应付给冠生园的1300多万,至今还没有付完,还差300多万,给职工安置带来较大阻力。理由是,冠生园的土地上有座“拆不掉”的加油站。

冠生园和添地公司签订资产转让协议之前,冠生园为盘活有效资产,早与三丰石油公司签订合作开发协议。三丰以极低的价格和冠生园签订合同,租赁其3亩地,租期30年,申建加油站。虽然后续的相关证件一应俱全,但由于历史原因,三丰至今没有前置的规划手续。

违规改制引发商业纠纷

2002年拿到冠生园土地、房产手续的添地公司,想在此开发地产。而拿到30年土地租赁权的加油站是绊脚石。双方因此陷入利益纠纷。江汉区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张志雄介绍,“当时就因为这个扯皮,不把加油站关了,添地公司就拒付冠生园的余款。我们找添地公司也要过,当时正改制,职工安置没有钱不行的。我们作为主管部门,不能推,只能拆借资金来调剂职工安置的费用。”

记者了解到,仅2003年6月至2005年,江汉区政府就为此事垫付了1021万,用于安置职工及解决企业遗留问题。这么年来,违规改制的错一直未能纠正,国有资产也因此每天都在流失。张志雄说,“老厂房的房租肯定是国有资产,但是我们现在苦于没有办法,现在‘两证’在添地公司手上,他说那是他的。三丰公司的租金也没有交给添地公司,两证是添地公司的,我们又不能收。”

当地政府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多年来,添地公司和三丰加油站明争暗斗,动用各种力量博弈,互相举报。江汉区政府办副主任王善鼎接受采访时也表示,“这么十几年,他们两家企业没有消停过。政府也一直在做协调。”

为化解纠纷,江汉区政府曾打算将三丰加油站迁建,但因辖区内没有可建加油站的储备土地,只能放弃。而对添地公司违规改制的纠错,区政府打算收购,经过评估认为可行性不高。纠错因此陷入死结,两家企业积怨较深。

三丰加油站总经理韩大运称,2004年武汉市纪委认定改制违规后,此事一直风平浪静,直到2013年,规划、消防、城管突然要对其加油站进行执法。

韩大运抱怨,“添地公司的改制是违法改制,为什么政府不追究?城管局把我的门围上,到现在没有一个行政告知书。”

有政府知情人士透露,城管局的执法,只是迫于上级压力,相关部门知道其中的恩怨,对加油站的强拆不是动真格。

纠错的死结真的难以解开吗?全国人大《国有资产法》起草组成员、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认为,“武汉市纠正区一级国资委的做法,本身既有行政效力,也有法律效力。这件事情本身就必须应该纠正,这是一桩不符合程序,明显贱卖国有资产的事件。”

刘纪鹏还表示,冠生园违规改制的案子,具有典型意义,对当下新一轮的国企改革仍有启示,应该果断地纠正,并且在不合法必须赎回的基础上,采取一定的行政手段,强制性收回,不存在跟三丰公司,跟添地公司协商的问题,调整过程中,对两家公司的资金报酬予以考虑,按照一定的市价,损失给予补偿。

就违规改制的相关细节,记者多次联系添地公司两位主要负责人,始终无人回复。记者调查发现,法院认定,时任江汉区体改委主任廖府庭曾多次收受添地公司贿赂,为其兼并冠生园、江汉绸布商店等企业提供方便。加之廖府庭其他贪腐行为,法院判决其2年有期徒刑。

违规改制的错,有人被判决,依然难纠正。背后是否另有隐情?冠生园违规改制,留下的历史恩怨,最终是谁在埋单?武汉市纪委之后对此事的督导是怎样的?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36632.szielang.cn/v-news-d-20171116-h4c1g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18 07:09

汽车网上订票官网  集美大学  亲娘  段子  东风雪铁龙c4l多少钱  常用日语1000句  手机怎么把pdf转成jpg  天地男儿 电视剧  川藏线自驾真实免费炮  北大毕业演讲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武汉老字号国企资产流失严重 政府纠错12年难落地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office2010激活toolkit_湖南省军区政治部原主任姜英宇调任广西军区领导